COMPANY PROFILE

企业动态

微生态健康大时代,唯“梦想”与“实干”不可辜负

发布时间:2018-03-22发布人:admin 阅读次数:735

利用多种膳食纤维组合,改善糖尿病人的肠道菌群;肠道屏障漏洞引发炎症和自身免疫病;改善肠道菌群,帮助早产儿健康成长……..

 

小编早已经习惯了满屏被“肠道菌群”霸占,而“肠道”作为微生物在人体内存在数量最多的场所,已经在千万年的时间里和人类形成了一个复杂的微生态系统。既然是生态系统,必然是生物与环境构成的统一整体。为了让这个整体处于相对稳定的动态平衡状态,我们欣喜的看到,人类已经开始在微生态营养、健康及精准医疗领域应用上,掀起了前所未有的浪潮。一次次重大研究发现不断的洗刷着我们对人菌共生、天人合一的新认知。

 

量子高科作为这股浪潮中的弄潮儿,在2018,逐步通过微生态营养、医疗及医药研发事业的布局,努力打造微生态行业有序健康发展的生态闭环体系,致力成为大健康创新服务生态圈龙头企业。企业继续通过以肠道菌群为靶点干预和治疗慢性病、微生态医疗健康服务以及微生态营养健康制品的创新研发等途径,系统化改善人类营养、医疗和健康管理水平。

 

如何理解新营养观

 

传统营养观念下营养素可给人体提供能量、构成机体和组织修复以及具有直接生理调节功能的化学成分。但是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表明摄食某些不被人体吸收利用的特定成分,能调整人体肠道微生物菌群而间接达到健康维护、疾病预防的作用。为此,有必要提出新的营养观对营养素范畴进行扩展,除七大传统营养素之外,不直接被人体吸收利用,但可为人体有益微生物提供营养,维持肠道微生态平衡,从而间接有益于人体的微生物和化学成分,例如,被临床试验证实有效的益生元、合生素、微生态制剂等都应被纳入新营养素的范畴。

 

另外,新营养观必然包含针对正确的个体,在正确的时间给予精准的营养健康干预,这就要求营养的定制基础必须建立在考察个体遗传背景、生活环境(土壤、水)、生活特征(膳食、运动、生活习惯等)、代谢指征、肠道微生物特征和生理状态(营养素水平、疾病状态等)因素基础上。


南方医科大学周宏伟教授

 

益生元对葡萄糖代谢和肠道微生物的积极影响


学医学的人都知道循证医学,也是现代医学的主流,其核心思想是慎重、准确和明智地应用当前所能获得的最好研究依据,同时结合医生的个人专业技能和多年临床经验,考虑病人的价值和愿望,将三者完美地结合制定出病人的治疗措施。

 

这里提到的最好研究依据,主要来源是随机对照试验。鉴于益生元对于人体整个肠道微生态影响的研究还比较鲜有,且大多数在国外进行,尚缺乏中国人群的数据。从16年开始,量子高科与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开展了全国首个益生元干预人体大样本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实验。实验项目跨越三年,并且在去年FIC论坛上,我们分享了实验的初步成果,发现益生元对不同人群效果不一,并且中国人的肠道菌群具有特异性,研究发现益生元不仅能特异性增殖双歧杆菌、乳酸杆菌,还能改变整个肠道菌群微生态。该项目经过过去一年的时间分析研究,周宏伟教授在今年论坛报告上,进一步揭示了,无论是低聚果糖还是菊粉,均未显著影响宿主身体指标、血糖代谢、血脂代谢指标;并且明显增加了双歧杆菌的丰度,改变了肠道菌群的丰度与多样性,后续项目将进行血样样品与粪便样品的代谢组学检测和该批粪便样品的特定菌属的定量分析,将特定菌属与特定代谢物变化进行关联,尝试阐明益生元的作用机制。


 

量子高科首席科学家魏远安教授

 

益生元与益生菌的复配效用如何实现1+1>2的效果

 

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近两年市场上出现越来越多的益生元与益生菌复配产品,因为,人们的观念是益生菌可以直接补充人体内的有益菌,益生元可以给益生菌的生长和繁殖提供更有利的环境,可以说益生元与益生菌的复配组合实现了协同效应。这个前提,当然没错,但如何实现1+1>2的协同效应?

 

本次论坛,魏远安教授在报告中,分析了几组包含scFOS的合生素对人体产生的作用,其中最值得关注案例,选取根据肠易激症(IBS)诊断标准Ⅲ挑选了30名患有肠易激症(IBS)和便秘的病人作为受试者,在2周测定基线的时期过后,受试者被分成3组接受为期4周治疗。结果显示减缓腹胀的功效只在服用添加了5g scFOS和10×109长链双歧杆菌的组别中出现。这就明确了不是高剂量的益生元与益生菌混合物,对于人体健康的促进作用就会更好。

 

在新营养观下,益生菌和益生元的复配协同作用将在今后的个性化、精准化营养和以肠道菌群为靶点的慢性病、代谢病干预治疗中发挥更大作用。而魏远安教授概括的“精准”、“平衡”、“个性化”和“治未病”,将是未来新营养研究和应用的发展趋势。

 

论坛现场

 

一切营养的供给都需要建立在安全基础上

 

作为功能性低聚果糖不可或缺的生物催化剂,果糖基转移酶广泛分布于生物界,米曲霉、青霉属、黑曲霉及屈芽短梗菌等多种微生物均能产生,果糖基转移酶是一种胞内酶,可以通过菌株筛选获得生产所需的最佳产酶菌株。

 

量子高科所专注的微生态健康领域,在酶工程、微生物发酵技术上一直推进行业进步,早在15年,便通过国家级微生物研究所完成了对米曲霉的菌种鉴定,随后在16年,委托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开展了果糖基转移酶的毒理试验。并在17年,正式向国家卫生计生委申报将果糖基转移酶列入食品添加剂新品种。经过审评机构组织专家评审,获得通过。

 

出于对营养安全的考虑,近年来陆续有文献报道,黑曲霉作为另一种食品工业用霉的安全性存在风险,其产毒能力评价需引起业内重点关注。在葡萄、葡萄酒、咖啡豆和多种谷物中均发现了可产生赭曲霉毒素A和伏马毒素FB2的黑曲霉菌株,同时有研究报道约73%的食品工业用黑曲霉菌株具有产伏马毒素FB2的能力,若研究属实,秉承一切营养供给都需要建立在安全基础上的原则,目前亟需建立食品工业用黑曲霉菌种产毒能力系统性评价体系,来保证食用工业生产用黑曲霉菌种的安全性。

 

编者按:小编入行已有5年,肠道菌群的故事从鲜人问津到今天的广为人知,人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开始计划给自己量身定制营养,过往我们也不曾想象可以通过对微生物等指标的分析和利用干预手段来发现慢性疾病的根源,更好地预防和控制它们的蔓延。微生物的研究意味着营养、饮食和健康管理模式已经迎来革命性的变化。我等从业者有幸身处在这个时代,在微生态健康大爆炸的时代之下,唯“梦想”与“实干”不可辜负。